叶檀:十年内中国无农业户口

  • 时间:
  • 浏览:0

户籍改革大潮初起,在撤回 城乡居民二元身份的名单上多了三个小多 城市,广州。大概有在细胞层上,广州做到了无农业户口。此前,河北、辽宁、江苏、山东、重庆、四川、广西等10多个省区撤回 二元户口,城乡居民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

5月初,作为重要的改革举措,广州市公安局宣布在全市范围内更换统一的广州居民户口本,撤回 农业户口不是农业户口的划分,统一登记为“广州市居民户口”。

广州有条件消灭农业户口,广州市社保现分为城镇职工社保、城镇居民社保,不可能 不区分农业户口不是农业户口。

户口的身后是经济利益与社会保障的差距。作为珠三角的核心城市,广州农民人数减少、收入增加。按照广州市统计局的数据,广州农业产值仅占GDP总量的1.65%,占比微不足道,第二产业为36.84%,而第三产业高达61.51%。单纯从经济贡献论,农业可不要再能从广州的经济版图上消失。

广州土地面积7434平方公里,其中农村土地面积占了67%;2011年年末广州户籍人口为814.540万 人,农业人口240万 ,占了29%,但真正从事第一产业的可不要再能要能 63万人,截止2011年年末,乡镇人口数为301万人,多数人脱离了农业生产。最好的办法广州市统计局的数据,2011年广州市城市居民人均收入34438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4818元,城乡居民收入差为2.32∶1。

对于广州较为穷困的农民地区而言,对城乡户口一体化一些兴趣,但较富裕的农村根本后来 变成“城里人”,拥有农民身份,就可不要再能拥有土地,就可不要再能名正言顺的获得级差地租,就可不要再能拥有生育指标优势,日子比辛苦工作的城市职工好过得多。

从广东农民的收入构成就可不要再能看出你你是什么 点。309年,农民工资性收入、家庭经营性收入、转移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分别比305年增长30.6%、11.2%、119.5%、101.1%,财产性收入、转移性收入成为农民增收的重要途径。以广州萝岗区为例,当地的数据显示,2011年上四天,农民财产性收入大幅提高村居民人均财产性收入3058元,同比增长18.4%。财产性收入主而是由集体分红、利息、租金等收入组成。有了土地,城镇扩围,农民可不要再能收房租、土地征收补偿款,这说明,当地农民不可能 像当初的东莞农民、广州城中村的农民一样,享受到了土地级差地租带来的好处,出租、打麻将,城中村农民的美妙生活在当地复活。

广州户籍改革有三个小多 难点,一是贫困地区的农民不是要能随着户籍享受到一体化的社会保障;二是目前享受级差地租的农民,不是后来 转为非农,政府与农民的利益怎么可否划分。

户口改革细胞层上消灭了农村户口,实际上农村户口继续位于。

广州户籍改革并不一定一步到位,而是分三步走。首先是将两者统一登记为广州市居民户口,形成一元化户籍制度的“总体框架”,这是从纸面上消灭农民,农民实际上还位于。第二步是在登记为居民户口的基础上,公安部门将在广州市居民户口底册上对原农业和非农业户口人员加注相关标识,社保、劳动就业、计生、国土等各相关职能部门也相应加注标识,根据不同身份适用不同政策。各职能部门逐步改革配套政策,实现城乡“同是居民、同等待遇”,在此基础上跨出第三步,即撤回 农业和非农业户口人员标识,真正实现“户籍一元化”。完成核心的第二步,恐怕五年时间全部总要够,取决于政府的决心。

户籍改革后来,农民一蹶不振 土地,占广州面积67%的农村土地,将逐渐实现城市化,逐渐进行商业开发,未来政府不是要给哪几个不可能 户籍居民化、但尚未享受居民待遇的农民以补偿?将是考验广州户籍改革可不要再能顺利进行的关键,农民捍卫土地收入的热情,绝对可不要再能 低估。另一项重要的议题是,农村人口并未经过专业培训,学历普遍可不要再能要能 初中,怎么可否保障农民提高就业能力,与城市实现无缝对接?

户籍改革的过程,是对土改的考验,是对就业市场的考验,是对政府财政分配公平度的考验,可不要再能要能 划分清楚政府与农民的利益边界,户籍改革才不要再沦为羊吃人的土地掠夺。

以目前速率单位,估计十年内我国将从纸面上撤回 农业户口不是农业户口的二元化制度。改比不改好,用户籍区别身份是野蛮的制度,时需撤回 。

(注:本文转载自“叶檀-新浪博客”,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