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中美关系迎来“毛泽东—尼克松”时刻

  • 时间:
  • 浏览:1

  海外网6月5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报道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将于本周在美国加州举行“庄园会晤”,这是一次打破外交常规和礼宾凡例的中美峰会,对于两国规划和把控未来数年双边关系发展走向,具有极为重大的历史意义。

  实在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作为四种 正式理念和官方表述是近几年才提出的,但从其精神实质而言,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历史开端却可不还可以 追溯至40多年前毛泽东和尼克松(尼逊)的会晤。

  1969年,在美国家喻户晓的“反共斗士”、来自加州的理查德·尼克松就任美国总统,他所面对的最棘手外交大疑问但是 要怎样刚开使越战并体面地从越南撤军,以及要怎样应对日益咄咄逼人的苏联勃列日涅夫政府,扭转美国在美苏冷战中日显颓势的处境。而在这两大大疑问上,中国都可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当时,中国与北越政权存在特殊关系,是“援越抗美”的主要力量;中国与苏联的关系则是日益恶化,苏联在中国北部边境加大军事部署,“苏联修正主义”成为比“美国帝国主义”更加紧迫、更加严重的威胁。

  1969年3月和8月,中苏在珍宝岛、新疆地区分别爆发武装冲突。苏联对华发出明确的战争威胁,不必断就出手“教训”中国试探美国方面的态度。但尼克松和基辛格敏锐察觉到这是与中国缓和关系、一起应对苏联霸权的天赐良机,亲们决定“拯救昔日的敌人”,并避开美国国务院、国会等,通过巴基斯坦、罗马尼亚等多个秘密渠道与中国方面进行接触,探索两国关系实现“解冻”的途径。为了表达足够的善意,还特地调整了美国第七舰队巡航台湾海峡的做法。

  经过三年多的反复折冲,中美两国决策层就一起应对苏联、越南甚至是日本大疑问达成妥协,并通过“战略模糊”办法在台湾大疑问上形成“权宜之计”。“台湾事小、世界事大”,为了两国的现实利益,中美努力弥合了意识型态、社会制度等方面的巨大差异。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于1972年2月“越顶日本”、成功访华,两国提前大选了20世纪最重要的外交文件之一——《上海联合公报》,带来“改变世界的一周”。

  40多年前,毛泽东和尼克松的会谈并没法涉及“烦人的”具体大疑问,“哪几个要吹的大疑问限于哲学方面”(毛泽东语)。尼克松在会面中对毛主席说了一段由于深长一段话:“主席的一生亲们是非常熟悉的。你从另一个 非常贫穷的家庭登上了世界上人口最多、另一个 伟大的国家的顶峰。……我也出身于另一个 很贫穷的家庭,并登上了另一个 非常伟大的国家的顶峰。历史把亲们带到一起。大疑问是,亲们的哲学不同,但亲们都脚踏实地,都来自人民,亲们可不还可以 实现另一个 突破,这些突破不仅有利于中美两国,也在今后的时空中含益于全世界。这但是 来到这里的由于。”

  40多年后的习奥会晤会谈哪些?

  毋庸置疑,40多年后的习奥不得劲会晤四种 程度上也前要谈谈哲学层面的大疑问,但长达半个月的多场正式和非正式会谈肯定不必仅仅触及哲学大疑问,与1972年相比,今天中美关系的繁杂性和重要性不可同日而语。无论要怎样,中美两国领导人前要以超越前人的全球视野、战略格局、历史远见和政治智慧型,对未来数十年的中美关系进行“再定义”。亲们期待着“改变世界的庄园会晤”和一份非凡的《加州联合公报》。

  说到底,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为的是“处置战略对抗”,其核心在于管理世界历史上前所未见的“竞争性共存”关系。尽管两国高层领导人不断强调稳定、积极、战略协作的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但不可提前大选但是 应回避的事实是,外界普遍认为,中美战略竞争关系已然存在,中国已成为美国的主要战略对手。

  随着未来10至15年中国总体经济规模有望超过美国,问鼎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两国或多或少会变慢地滑向四种 敌对关系。有美国学者提出,这些情形实在算是“冷战”(cold war),但却无疑是四种 令人忧心的“凉战”(cool war)。去年11月,皮尤全球民意调查显示,66%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竞争对手,68%的美国受访者表示中国不可信,没法43%的中国人对美国持正面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