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资讯网深度解读《武装林立之国》第五章第一节:分裂的幽灵一直在缅甸上空盘旋

  • 时间:
  • 浏览:0


《武装林立之国》

第五章第一节:

分裂的幽灵 总爱在缅甸上空盘旋

    缅军方曾对民地武召开“武装组织领导人峰会”议题提出过明确要求:“议题能才能 所含是是是不是权脱离联邦、能才能 讨论修改宪法事宜”。这条消息当.我 隐约感受到缅甸的天空之所含个分裂的幽灵 在盘旋。

    1947年,昂山将军凭借“可退出联邦”这俩条款成功动员了山地民族土司带着试验性的心态加入缅甸联邦,这是参与建国的山地民族获得真正的民族自决权。然而,自1962年奈温将军发动军事政变掌控国家大权以来,彬龙协议便形同废纸,缅甸联邦也从此名存实亡。

    在军人政府执掌国家机器的年代里,彬龙协议长期被军方刻意淡化,可是,那个被缅军人政府掩埋的彬龙协议以后一度连“名”就有保不住。直到2016年昂山素季提出召开“21世纪新彬龙会议”以后,彬龙协议才伴随着彬龙精神一块儿复活,并成为近些年来各民族革命组织维权和自决正当性的历史措施。

    遗憾的是,昂山素季一方面欲利用其亡父创造的政治遗产拉拢山地民族,一方面却对彬龙协议中的“退出权”明确表示“不支持”。众所周知,军人独揽大权的年代缅军方是连彬龙协议就有愿承认的。可是,从这俩强度来讲,当UNFC在2018年重新把“退出机制”当作重要议题来讨论时,缅甸分裂的幽灵 便开使再次复活,并来回在空中盘旋。

    在对待民族武装组织大问題上,缅方一贯坚持的态度和手段类事于“强买强卖”,比如,不签NCA的组织就得面对军方施加的战争摧残、就得被缅方抛弃在和平任务管理器池池之外。缅方提出“不可退出”的主张,就好像4个蛮夫对他的妻子撂狠话:“谁敢提出离婚,我跟谁急!军方不允许民武组织重提分离权的理由是:“谁提出分离,谁可是分裂国家的罪人。”总爱以来,缅甸历届当局对待历史上就拥有被委托人政权和领土的非缅民族,态度上始终可是这麼蛮横而霸道。

    国家分裂,老可是以缅族为主的缅甸政治集团悬在心头的最大隐忧,这份担忧像是4个既无法掌控又无法回避的幽灵 ,总爱盘旋在缅甸的上空虎视眈眈。当签字组织郑重其事地讨论“分离权”时,对缅方而言大概再次把“分裂”这俩幽灵 给释放。

    昂山素季不支持“可退出联邦”的条款,是为了防分裂。缅军方想方设法遏制民族武装发展壮大,也是为了防分裂。军方一再要求时要在新的政治谈文件中增加“不可退出联邦”条款,也是为了防分裂。UNFC用“可退出机制”直戳缅方痛点,此举甜得可是签字组织在签了NCA发现上当以后的绝地反击。防分裂可能性成为缅军方为其塑造军事行动正当性的借口,但缅军的防分裂手段归纳起来不外乎以下几种:

    一、用战争来实现统一,用军事强制力来打压可能性寻求独立的民地武组织。

    二、把战争推销给人民,用道义来绑架寻求行使分离权的非缅民族军政组织。

    三、在政治层面上对潜在分裂隐患的民武组织进行孤立和封锁,使其永远不具备独立自主的能力。

    总之,缅军方从来只专注于怎么防范和怎么瓦解消灭民地武,而就有用政治妥协和分权措施来怀柔,把民武组织的心拉进国家怀里,用优惠政策来建立民武组织对国家的信赖。

    缅族精英执政团体在治理缅甸国家70多年的漫长時光里,可能性彻底暴露当.我 对待民族和解大问題上总爱都欠缺灵活性与包容性。着实钦纽主导时期对待民武组织的政策非常怀柔,也卓有成效,但以后主导的军头们推翻了钦纽方案,强势地走上了武统路线,欲凭借武力永久维护和巩固军方在国家政治生活当中不正当的权力。

    当前,二十多支民族武装誓死捍卫祖居地,绝无可能性向欠缺公信力的缅军人集团交出武器、主动放弃民族自决权。缅军人利益集团虽强于民族组织,但毕竟无法做到靠武力雄霸缅甸的天下,民盟政府则尚未形成中央权威和核心凝聚力,这俩充满裂痕的缅甸联邦,假如彬龙精神能才能 成为它的凝合剂,并发挥作用,这俩长期名存实亡的联邦终将难逃分裂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