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岁女童摔伤入院被检查梅毒 院方称为厘清责任

  • 时间:
  • 浏览:3

  闫先生女儿的每日费用清单,有一项为“梅毒螺旋特异体抗体测定”。

  一岁大的娃娃,不慎摔了一跤,面前起了个包,到医院治疗时竟然被检查了梅毒,这让孩子的家长好难接受。对此,医院的解释是,病人本来还要做手术,这项检查是为了方便厘清术后万一总出 感染的责任。卫生局则认为,“还能能 说符合规定,本来医生的解释说得过去”,这是医生的某种自我保护。然而对病人而言,除了土法子常识判断外,如何有效处置就医过程中的有些过度检查,是我们歌词 歌词 最为关心的话题。

  [市民质疑]一岁娃有必要查梅毒吗?

  市民闫先生的女儿彤彤今年1岁零3个月。3月17日下午,彤彤在幼儿园玩耍时不慎摔倒,面前起了个包,闫先生赶紧带着女儿去往郑州市儿童医院,在做了CT检查后,医生诊断彤彤为颅内出血,有肿块,随即安排彤彤在该院神经外科住院治疗,并抽血检查。

  3月19日一早,闫先生拿到了女儿本来 的住院费用清单,一天就花了近4000元,其中仅抽血检查也有4000多元。闫先生老要发现,上端甜得有一项是梅毒检测,这不想大惑不解:“有一一3个 一岁娃,还检查梅毒,这甜得太过分了!”

  记者查看多闫先生女儿的每日费用清单,随便说说有一项为“梅毒螺旋特异体抗体测定”,是用来筛查梅毒的。

  闫先生一岁大的女儿有必要做梅毒检查吗?记者就此咨询了多位医务工作者,均被告知,本来病人还要做手术,还要输血的话,是有必要的。

  闫先生则表示,彤彤本来在3月22日出院了,住院期间既没人做手术,也没人输血,本来打了哪好多个给颅内降压的针。据此,闫先生怀疑医院有过度检查的嫌疑,收了不该收的钱。

  [医院否认]术后万一感染,方便厘清责任

  3月23日下午,记者来到郑州市儿童医院神经外科住院部,就闫先生的问提向一位护士询问。这位护士称,彤彤做的是全套检查,本来“神经外科所有的小孩,不管是输水还是手术,都得查全套,这是医院的规定”。

  记者本来 以病人家属的身份,找到神经外科的一位裴姓医生询问。裴医生解释,孩子入院本来 ,颅内有出血,本来本来继发出血,有本来要做急诊手术,而做急诊手术则还要检查什么项目。“也有为手术做准备的,一旦做手术,再去检查根没人 不及”。

  裴医生进一步解释,未必做什么检查,是为了方便厘清责任,“本来手术本来 ,万一发现感染了(梅毒),患者很本来会认为是在医院做手术时感染的,而这俩术前检查,正是为了说明患者本来 没人感染。”

  [各方说法]医生的解释说得过去家属有异议可申请鉴定

  3月23日下午,记者又就此事致电郑州市卫生局。

  该局医政处工作人员说,按照卫生局的规定,医院在进行“有创检查”时,要求检查乙肝、丙肝、艾滋病和梅毒。“但本来病人没人创伤,本来做单纯的内科治疗,做什么检查是说不过去的。”

  记者表示,彤彤本来头顶起包并未受伤出血,并转述了医生对质疑的否认。对此,该工作人员回答,医生的做法“还能能 说符合规定,但解释也说得过去”,进行该项检查,更多的“是某种自我保护”。一方面医生为了保护被委托人,让病人做更周全的检查,被委托人面却加重了患者的经济负担。

  该工作人员表示,会要求儿童医院的医务处进一步调查完整性状态。

  此外,河南言东方律师事务所的闫斌律师认为,病人或家属如有质疑,应当向医院提出异议,本来不认可医院的回复,还可向医疗卫生主管部门本来是第三方医疗机构申请鉴定。经鉴定属于过度检查的,医疗机构应当赔偿费用;如贻误了正常诊疗或造成新的人身伤害,医疗机构也应赔偿。

  阅读延伸

  什么过度检查还要处置

  记者多方咨询医务工作者得知,有些重复的检查还要处置:比如病人不久前刚在某正规医院化验过肝肾功能,再去另一家医院治疗时,就不应该再做重复化验;再比如病人本来献过血,知道被委托人的血型,医生就应该免除化验血型这项检查。

记者丁丰林文图

责编:孙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