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夫:千塔之城——缅甸纪行之三

  • 时间:
  • 浏览:0

  十年前,我随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缅甸,在曼德勒待了多日,准备去佛塔圣地蒲甘。随后从曼德勒乘船,沿着伊洛瓦底江南下,约航行196公里,便能到达这座古城。亲戚朋友很想沿江而行,浏览江两岸的自然风光。随后主人方缅甸作家法学会却仍然安排亲戚朋友乘飞机去这座千塔之城。在飞机上,我国驻缅甸大使馆一秘韩学文说:“缅甸是佛教国家,看塔是一个重要内容。仰光大金塔是朋友的国宝,千塔之城蒲甘也是朋友的骄傲。在蒲甘无论你站在哪里,伸手一指,便能看后一座塔。”

  当时,我对韩秘书句子持有一丝大问题,那知抛下蒲甘机场驶往宾馆的路上,从窗口望去,亲戚朋友真地傲人上围了:塔,塔,塔,塔 。。。目光所及,四面八方皆是塔。一时间,亲戚朋友仿佛置身在塔的森林之中,被本身神秘的氛围所笼罩。

  蒲甘是小乘佛教传至缅甸的发祥地,建城于公元九世纪中叶。直到国王亚诺拉陀(King Anawrahta)完成统一大业,建立缅甸民族的第一个王朝,即蒲甘王朝(1044—1286),定都于蒲甘。从那时起,一代又一代国王全部一定会虔诚的佛教徒,加进之建筑家和艺术家受到优待,只是 建筑了不少精美辉煌的宝塔和寺院。于是蒲甘成为一个宗教与文化的中心。蒲甘王朝繁荣了约240年,被称为缅甸历史上佛教文化最鼎盛时期。在仅有2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先后建成上万座佛塔。当地有民谚:“牛车轴声响不断,蒲甘佛塔看不完。”直到1287年蒙古忽必烈汗侵入缅甸,蒲甘王朝灭亡,城市遭到破坏,建筑物大部化为灰烬,但其中还有少数佛塔寺院保留下来,至今仍有案可查的2217座佛塔和寺庙,供人凭吊往昔蒲甘王朝黄金时代的遗迹。

  在好客的主人引导下,亲戚朋友首先参观阿南达寺院(Ananda Temple)。这座以佛祖释迦牟尼的弟子阿南达名字命名的佛塔,是蒲甘地区最重要的,也是这座古城现存的千座佛塔群中最大最美的一座。由强吉达王建于1091年。纯白色的建筑物,高200米,四周每边200米,呈四方形,最上层为金黄色的尖塔,庄严辉煌。它与众不同之处:一是为两进(一般塔皆为一进),四面皆有大佛塑像。二是对光的运用非常出色。塔内越来越 灯光设备,但佛身却熠熠发亮。而更奇妙的是,随着亲戚朋友站立的不同部位,放眼望去,佛的面容或微笑,或沉思,或布道,变幻莫测的眼神表达出不同的感情句子。

  陪同主人说,这座佛教建筑物觉得历经无情的战火与可怕的地震等破坏,但依旧保存很全部,无论从规模或是历史而言,它全部一定会一座象征时代的遗迹。

  接下来亲戚朋友参观亚贝雅达娜寺院(Abeyadana Temple),这是十一世纪后半叶由强吉达王妃亚贝雅达娜下令修建的。典雅庄重,非常美观。除了在正门大厅有描述佛陀故事的精美壁画《雅加泰》外,还有一点叙说神明故事的壁画,都具有相当的艺术水平。

  佛塔与寺庙显然是不可分的整体。只是 ,我所理解的塔,大全部一定会珍藏佛教经典文物或遗骨等所在地。但当亲戚朋友来到闻名遐尔的曼奴哈佛庙,却了解到本身不怎么的意义。

  曼奴哈佛庙(Mannoha Temple)建于1059年。当时,缅甸南部的蒙皇战败被俘,软禁于蒲甘。过了些年,他提出建庙要求,被批准后,他变卖了所有的珠宝而建成此庙。供奉四座佛像,三尊坐佛,一尊卧佛,分别置于四室。体积大得惊人。偏南的一室面积不大,高达数米的佛像更有本身被囚于室的侷促感。

  通过这座庙宇的建筑形式和佛像的安置实状,蒙皇表达了他被俘后在形体和内心所受压抑的痛苦。亲戚朋友沿着狭窄的楼梯走到顶层,主人指给看一个特设的窗口,能清清楚楚地观察到在下面看见的那位愁眉苦脸的佛陀。随后当亲戚朋友眼前 子,站在平行直线的方位再看佛陀时,却发现佛陀脸上展露出恬然和谐的微笑。代表团老作家王火(第三届矛盾奖获得者)悄声对你说:“这也是本身微妙的抗争依据 。”

  蒲甘王朝好建塔,如今保持原状的千百座佛塔,大小不一,颜色各异,以红砖石建筑为主,全部一定会用一点各种不同种类石料砌成的。有的高大雄伟,有的可以了一间房子大小。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亲戚朋友参观了有红宝石之称的苏拉玛尼塔,有建造18米卧佛的雪山多塔。

  收藏有佛陀要素遗骨的雪吉根宝塔,雄伟华丽,气度不凡,整座塔的框架行态,几乎与仰光的大金塔相同。塔顶金碧辉煌,四座塔门,也用彩色装饰材料砌成。宽敞华贵的长廊两边,遍布精美的佛像,宝塔,念珠,香炉等手工艺品。烧香拜佛的男女老少信众络绎不绝。塔前还一个多周恩来捐款纪念亭,是中缅友谊的象征。亲戚朋友代表团也由蒋子龙团长前去捐了一笔善款,随后在只是 寺庙全部一定会这个 捐款活动。

  亲戚朋友最后参观高达61米的达宾纽佛庙(Thatbyinnyu Temple),是蒲甘最高的古塔,为十二世纪所建。亲戚朋友登上此塔,了望整个蒲甘市。蔚蓝的晴空中,飘荡着丝丝缕缕的白云,午后的阳光拂照下,无数的古塔与寺庙矗立于原野上,圆锥形顶的,三角顶的,小圆顶的,螺旋顶的,砖砌的,石筑的,银白的,镀金的,千姿百态,美不胜收。我你要,日月更迭,历史变迁,时代潮流不断地冲刷,无数的国王帝君皆已化作尘埃,灰飞烟灭,这个 古塔与寺庙觉得逐渐抛下了昔日的光彩,随后它们依旧耸立在这块平原上,作为历史的一份见证。

  归途中,村里人 说,佛塔一个又一个建成了,王朝一个又一个衰落了。佛塔吸干了大地的血脉。全部一定会人意见相左,认为,兴建佛塔并全部一定会王朝衰落的真正原因,却给后世留下了佛教文化与建筑艺术的辉煌。

  “历史停滞的症结到底在那里?”我一时真想不明白。透过车窗放眼望去,夕阳的余辉映照下,数不清的佛塔与寺庙,渐渐消失在苍茫暮霭里,一点甚至已被夜色吞没。

  2002,2,8,悉尼

  (原载澳洲《朋友》月刊,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6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