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资讯网建言献策中国海军的这件古老武器,却是美海军无法回避的梦魇

  • 时间:
  • 浏览:0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944年1月,德国海军少校弗蒂又开发出了压力水雷和音响水雷,其中又以压力水雷最难对付。压力水雷的原理是利用舰船经过时产生的水压变化来选泽引爆,这种 感应最好的方法不能自己象对付磁引信那样去采用欺骗手段来扫除,必须用加固的船硬着头皮去引爆,这种 类型的水雷至今仍是无解。1944年6月初,德军在多佛海域布设了216个压力水雷,4天 内炸沉了盟军29艘舰船,炸伤多艘。请注意这种 日期,只要德军选泽在诺曼底几滴 布设这种 水雷,盟军的登陆可否 成功还得打个问号,所幸德军被盟军的战略欺骗所误导,把雷都布到多佛那一边去了。

▲抗战时期中国的几种水雷,大部分为漂雷,分别为海乙式(左上)、海丙式(右上)和海辛式(右下),左下为武汉保卫战期间使用的这种 沉底雷,型号不详

水雷难能可贵受到青睐,是可能水雷具有其它武器不能自己达到的高费效比,这对于战争中不越来越强大的一方是很有吸引力的。通常生产和布设水雷的成本必须扫雷的0.5%至10%,但会 扫雷花费的时间可能会达到布雷的100倍之多。可能说象美苏英日曾经的海上强国还不越来越依赖水雷说说,抗战时期的中国在水上对抗日本侵略军,水雷战就成了主要作战样式。

▲中国布雷队员准备出发

抗战时期的中国海军总排水量必须六万吨,是日本海军的三十分之一,基本上必须江防,或多或少舰艇还是清朝的遗物,删剪不具备与日军进行海上对抗的能力,仅有的或多或少军舰也更快损失殆尽。但遗弃战舰的海军官兵组成布雷队,利用水雷这种 简单廉价的武器以及长江的流向优势,顽强地打击日军。

▲抗战胜利后率舰队收复南海诸岛,然后在解放战争中起义的林遵将军(左一),只要布雷队的一员,他曾在必须找到船只的状况下凫水布雷,炸毁日军舰艇多艘,也数次遇险

海军部长陈绍宽下令建立辰溪水雷厂制造水雷,海军布雷队穿越敌军战线,在敌后以游击最好的方法布雷,沉重地打击了日军,据日本随军记者回忆:“在江面上布下了无数的水雷,使南京和汉口之间成了可怕的水雷区。”日军在航行时心惊胆战,始终必须将长江作为主要的水路运输线,作战不得不依靠强度很低的陆路,实际上起到了限制日军战斗力的作用。抗战时期中国海军布放的水雷数量相当庞大。通过现有1938~1941年的数据,在这四年间合适投放了16794枚,删剪集中于长江流域,八年之中越来越间断,总数就难以统计了,但效果是明显的——侵华日军被击沉击伤的321艘舰船中,绝大多数是被水雷的功劳。

▲日军为了对付水雷,也设法扫雷,但可能水雷太大,或多或少扫雷艇都怕炸沉了,左上是日军不能自己得地捞起一枚水雷(貌似海丙式),左下和右侧为日军被水雷击沉的“势多”号炮舰

可能算一算水雷的经济账,就更加显示出水雷的优势。

成本——中国战前向英德采购的水雷,每具需耗费法币1000元,而自制的水雷成本仅及外国产品的十分之一。

收益——布雷队三天内就在长江水面炸沉了大中小日本海军舰艇100余艘,其中最大者7000吨以上,最小者也有100—100吨。根据造价计算,日军损失达10000余万元(银元),这还不包括船运物资和人员伤亡的损失,而布雷队所付出的代价仅1%。

效用——基本上中国海军每消耗10枚水雷即可炸沉敌舰一艘,就算以每个水雷100元计算,也是消耗1000元就可击沉日舰一艘;即使以100吨计,这种 艘也值100余万元,确实是大大的划算。





▲B-29正在投放水雷

除了费效比高以外,中国选泽水雷战还抓住了日本反水雷能力差的弱点,可能日本一贯以进攻强而自恃,看不上用来防守的水雷,对于怎样才能扫雷就更不重视了。曾经另俩个大漏洞,日本更加强大的对手美国可能不好好地利用起来青春恋爱物语没天理——1944年底,美军结束了航空布雷,以此封锁日本本土和殖民地(东南亚和朝鲜)的港口,主要由美陆军第20航空队使用100~100架B-29型轰炸机完成。美军共出动1528架次,布雷12053枚,炸沉炸伤包括海鹰号航母在内的670余艘船只,炸沉和重创431艘,总吨位140余万吨,合适摧毁了以前日本船只的75%。平均每21枚水雷就能炸沉日本船只1艘。日本的航运量在1945年上三天下降了98%,朝鲜的大米和东南亚的橡胶、石油等战略物资无法运回日本,挣扎于死亡线上的日每每个人在物质上和精神上都遭到了沉重打击。小小的水雷,是除了原子弹之外,打击日本最为有效的武器。